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星座

遏制公款吃喝回潮呼唤最细密监督

发布时间:2019-09-13 21:44:52

遏制公款吃喝回潮 呼唤最细密监督

春节前夕,王先生到南京新街口一家大百货店给亲戚小孩选购礼物,看中一款金质长命锁,标价4672元。当他在收银台掏钱付款时,身边一位中年妇女悄悄说,“我来帮你付款,你把现金给我,零头不要了,只给4600元就行了。”说完,她从包里掏出了一把这家百货店的购物卡,麻利地付了款。

营业员说,这样的卡贩子商场里不乏其人,首饰、珠宝、钟表等柜台前更多。她们的卡大多回收而来。“你不要小看他们,一个人的年收入普遍能有十来万。”

一位知情人披露,南京大街小巷回收各种购物卡、福利卡、礼品券、代币券的门店比比皆是,甚至形成产业链:有人负责销售卡,或在上出售,或到实体店“守株待兔”替代现金支付等,而且衔接非常默契,一线销售人员一旦出现所带卡不够支付,很快就会有人送卡过来。

在南京街头采访了几家购物卡、高档礼品回收店。大方巷附近一家烟酒店,门口竖着一块大牌子,不仅回收名烟名酒,还有购物卡,列名的就有十几种。老板说,“一个月回收一两万块卡没问题,这段时间行情和以前差不多。”莫愁路附近一个书报亭,也兼营回购卡生意。摊主说,什么卡都要,一律九折。“你有卡卖给我,肯定不是自己掏的钱。我们也就赚个零头。”

为什么换了一种形式公款消费依然存在,根子不在于在那里吃,而在于有钱可花或者有人买单。因此,让公款合规合法地支出,才能堵住不合理消费的源头。

几天前,安徽省公布省直单位接待经费管理暂行办法,对接待用餐、住宿、交通等经费支出进行量化规定,比如,用餐每天不超过90元,宴请标准低于人均100元,陪餐人员不得超过接待对象人数,住宿费自行解决,接待经费不得包含娱乐、健身以及纪念品、土特产、礼金、有价证券等。

形成可操作的规章,是遏制“三公”消费的基础和前提。在南京审计学院法学院院长程乃胜看来,这些规定虽属“治表”之策,但有总比没有强,关键在于执行的力度和长效机制。去年下半年,程乃胜去台湾考察社会治理情况,当地官员招待吃客,费用由主请者自己掏,陪同人员每人自带一瓶酒。“在台湾,公务招待费早明确规定,超了自己掏钱,余了也归个人。”

从形成严密制度,到执行落实有效,严格的审计惩戒机制至关重要,而这一切都需要顶层设计。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宋林飞说,这次“反腐从简”从中央开始,行动见效快。从深层看,中央的大动作缘于危机意识。不制止“舌尖上的腐败”,不遏制住“三公”消费, 将很难真正赢得群众的信任和拥护。

“三公”消费的主体是领导干部和其他公务人员,因为信息和权力不对称,容易形成“上级不好监督、同级不愿监督、下级不敢监督”。有友提出,只有把官员的位子和他的公款消费行为挂起钩来,方能有助于令行禁止。这方面,不妨借鉴国外一些做法,如在意大利,公款吃喝被纳入刑法范围,把公款吃喝玩乐定为贪污罪。总之,要让新政效应持续释放,遏制公款消费可能出现的回潮,必须靠制度闸门实施最细密的监督。( 邵生余 吉强 陆峰 王颖)


微信小程序注册入口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怎么经营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