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娱乐

魔翎异闻录 第七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2:51

魔翎异闻录 第七十五章

刚刚双方还斗得个势均力敌,这才没过多久,掌门一方已经出现了颓势。就在白虎与灰熊不在的这一xiǎo会,又有几位掌门先后吃了暗亏。

“真是怪了!怎么这些人打起来不知疲倦,反而越打越精神了!”“如此消耗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要赶紧使出灵化分身。”“説得轻巧,现在六个打七个,不对,是六个打八个,哪抽得开身施法。”

待灰熊和白虎赶将回来,这六人方才松了口气。

“熊弟弟啊,你可悠着diǎn,别拖了大家的后腿。”“你就不能不嘴贱,灰熊刚刚吃了闪雷,又中了毒掌,轮不到你来説风凉话。”“听白虎这意思,熊弟弟吃亏全怪我咯?”“我何曾説过这话!”“别嚷嚷了,两人回来了就好。刚刚青狼説得对,看这情况,消耗下去必败无疑,必须趁早使出灵化分身挽回局面。”“蓝羚兄可有好办法?”“我们八人同开灵化分身肯定是不行了,为今之计,应该让七人先在前面dǐng住,剩下那人抽出身来开灵化分身。我们当中灵化分身施展最快的是谁?”“赤猴大哥。”“……赤猴现在神智不清,指望不上。第二快呢?”“青狼、棕豹、紫蛇几人应该不相上下。”“那好,青狼

,我们先替你抵挡一阵,你快快使出灵化分身。”

“……这不太好吧,我抽身出去之后,可就要辛苦各位兄弟了。”“别废话了,让你去你就去!”“好,好,谨遵蓝羚大哥的吩咐。”

青狼不太情愿地退了出去,开始掐指念决。与青狼对阵的道人见势不妙,欲图上前阻止,却被其他掌门拦下,道人当即大喝道:“大家加紧驱敌,莫给他们施法的机会!”

远处的伏琴见状,暗道不妙,又见魔翎无动于衷,有diǎn心急,勉强分出一丝神念问道:“魔……翎,他若……用出……灵化……形势不……妙。”

“你专心施法。”魔翎用神念答道,“我试试看能不能阻止他。”

“同时……五段决……能……行吗?”

“可能会很慢,但也只能试一试了。”

再看此时的青狼掌门。只见他一面翻弄手指,一面将视线扫来扫去。“众位大哥嘴上説打不起消耗战,实际却只微露疲态,”青狼心里不悦,“就算我不出手,一时半刻他们也不会败下阵来。但我若将灵力化形施展出来,形势立马不同,七位道人顷刻间溃散,其他掌门再使出灵化分身,那白衣斗笠再厉害也抵挡不住。既然横竖都是取胜,不如让各位大哥多动动筋骨,好好陪对面玩一会。”

此番主意打定,青狼的念决速度立刻慢了下来,表面上嘴唇手指一刻不停,实则运功做法慢条斯理。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他的头dǐng上空,刚才魔翎施法留下的散碎乌云,正在缓缓重新聚拢,整个过程进行得悄无声息。

青狼的动作出奇的慢,很快就被其他掌门察觉,“青狼,怎么还没好,不要磨磨蹭蹭!”

“本来都好了,又被你打断!”青狼怨道,“我施法受不得打扰,你不要催!”

“那你倒是快一diǎn啊!”“断都断了,又要重新念决。”“你……”

青狼心中暗笑,“一个个口口声声説撑不住了,你们倒真的败退一个我看看?”

少了一个青狼,掌门一方的颓势越来越明显,灰熊有伤在身,未经调理匆忙上阵,此时出招愈显疲软,亏得有白虎在旁边帮忙,方能站住阵脚。

“我怕青狼这家伙使诈,故意拖沓不肯出力!”“蓝羚你就不该叫他出去。”“刚才形势危急,我没有考虑太多。”“现在形势才是真危急,灰熊已经撑不住了。”

六位掌门心中焦急万分,又拿青狼无可奈何,此时即便再空出一人去施法,恐怕坚持不到他使出灵化分身,其余五人就溃散四逃了。此时六位掌门的心情颇为微妙:既对青狼的作为恨得牙痒痒,又对之抱有极高的期待,两种情绪保持着岌岌可危的平衡,不知何时便会朝向一边倾倒。

青狼眼见六位掌门背心湿透,揣摩着时间差不多了,再拖下去恐惹猜疑,于是将最后一段口诀念完,大喝一声:“灵化分身!”

六位掌门听见,顿时身心振奋,形势要逆转了!

然而就在青狼喝声刚刚落下之际,毫无征兆的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轰然坠地,正好劈在青狼的背脊中央。只听“啪唧”一声嗞裂脆响,青狼身上的刚刚闪现的灵光转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浸入筋骨的酥麻刺痛感,迅速从背脊处传遍全身。“噗嗤”,青狼口鼻喷血,身子化作一团烂泥瘫倒在地,再不能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震撼不已,六位掌门的心思如浪尖水滴,刚被抛向高空,又瞬间坠入深海。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念头涌入脑中:青狼中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以七敌八,拖下去必败无疑;对面纠缠不休,局势不拖也得拖;比试输了事xiǎo,天子阁颜面扫地事大,今后如何面对门下徒子徒孙;八大掌门败阵,静思苑这七人再无人敌,天子阁的上等功法恐遭流失,无法跟三老交代……

纷乱的情绪化作纠结的神色挂在脸上,以至于没人注意到判官在暗中请示:青狼已败,比试还要继续下去吗?

“赢了……吗。”魔翎怔怔地看着摊在地上的青狼,好半天没回过神。

“赢……了。”伏琴满心欢喜,“我们……赢了!”

看见青狼久久没有站起身,魔翎才算是放下心来,依照这场比试的规则,只要八大掌门中任一人被打败,就算静思苑的胜利,可是——判官为何迟迟不叫停?

“蓝羚兄,现在该如何是好!”“管不了这么多,我们跟他们拼了!”“万万不可,灰熊已经……”“白虎,你难道要拖大家的后腿!”“我……”“蓝羚兄,你説个法子,咱哥几个跟着你去。”

“哎,哪还有什么法子了——”説到这里,蓝羚忽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对着赤猴大声喝道,“赤猴大哥,你的仇敌就在眼前,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听到这话,赤猴如梦初醒,浑身顿时精光大作,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竟然三五招就将身边的两名道人甩了出去,随即趁着空隙朝着魔翎跑去。

“蓝羚兄,你这是要害得赤猴修为尽失吗!”“事到如今,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这场比试我们输不起!你们几个,随我上!”

众掌门面面相觑,却不敢怠慢,强行从纠缠中挣脱出来,一齐跟随蓝羚朝魔翎飞去。

“不要管我,依计行事!”魔翎怒目圆睁,大声喝道。

众道人齐声呼应,从后面追上,在人群中一把擒住了负伤在身的灰熊,一番拳脚相加,灰熊闷声倒地,动弹不得。

“灰熊!”白虎扭头,才知大事不妙,中了对面奸计。与魔翎相比,灰熊的死活更加重要,于是白虎掉头朝着七位道人跑了过去。

其他四人很快来到魔翎跟前,带着不撕碎魔翎誓不罢休的声势,各自施展神通,劈头盖脸朝着魔翎招呼过去。魔翎无路可逃,悬心咬牙准备硬接下来。伏琴不忍心看,早早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前一中一后总共五个黑影从台下一跃而起,转瞬间窜到魔翎的身前,将四大掌门的拳脚悉数接了下来。

魔翎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背对自己而立的五个人,柳七霜、凡音站在最前,各自接住了蓝羚和紫蛇的拳腿,兰氏兄妹居中,拦下了棕豹的利爪,最后是一名白衣斗笠女子,用素缎将赤猴裹了个结结实实。

伏琴长舒了一口气,魔翎心中则蹦出这么几个字,“真是惨。”

安阳好的男科医院
吉林治疗早泄医院
三亚癫痫病医院
安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吉林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