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娱乐

当建党伟业遭遇网络盗播7z

发布时间:2019-10-13 03:40:44

如何割断转移到小站、更难打击的黑色盗版产业链,已经成为整个影视业和络视频行业的新难题。

6月22日,各大络媒体纷纷刊载了一条名为《建党伟业遭314家站盗播 近半服务器在境外》的,报道内容显示,这部备受关注的国产大片刚刚上映,就被多达314家站盗播。显然,在电影刚刚上映之际,关于互联播放版权的保护也已经展开。

为此,版权方中影公司委托律师事务所等版权保护工作组发布声明,要求视频站停止非法传播电影作品《建党伟业》整片。

在巨大红利和主流站退出盗播领域所让出的巨大市场空间的诱惑下,盗播自然成为小视频站点最首选的套钱方法。据保守统计,如今盗版原创作品的站数量约为530

,000家,其中盗版上规模的站就有1万家之多。

粗略计算,即使他们当中每家站盗播1000部原创作品,以每部作品因盗版损失500元(实际不止)阅读费计算,那么每年这些盗版作品,就会给原创作者带来高达50亿元的巨额损失。

当大片遭遇盗版

有关《建党伟业》被盗版的报道中显示,截至目前该工作组已经发现314家站涉嫌利用互联非法传播了电影作品《建党伟业》整片,其中有48.6%的站服务器托管在中国大陆地区以外。其中包括95快播电影和天空影院传播版本包括影院偷拍版及DVD高清版。

22日当晚,笔者按图索骥,通过互联进入95快播电影,发现其首页上虽然没有看到《建党伟业》的招贴海报,但在观看排行榜上,该片却赫然在列,点击查看,依然可以进行观影,并且下载速度和观影效果俱佳,两小时的影片,一分不差。在23日上午,笔者再次进入该站,发现在该上已经再难觅该片影踪。

然而在其他的一些络影视小站点上,此片依然还在热播,在微博上更有不少人表示看到该后,将其作为导航条顺利观影。

而《建党伟业》被盗,并不是孤例,每个月上映的新电影或是新电视剧都无法避免这样一个尴尬的话题。而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多年,只是情况在今年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何为盗播?说白了就是络播放方没有通过版权拥有方的同意,就在络上肆意地播放这部影片,侵犯了版权方的利益。这种盗播当然是侵犯合法版权人的利益的,国家的文化稽查部门早就对于这样的行为三令五申要增加打击力度,但是结果却不容乐观。

如今在百度上搜索盗播一下可以跳出38页的相关,即使发了声明,要维权,但是上关于电影《建党伟业》的视频也已经达到近2万个,虽然其中绝大部分只是花絮或预告,但并不乏整片发布。

盗播者从大站转移到小站

盗播的情况在过去几乎普遍为大的视频站点所垄断,风行、PPS、优酷等国内知名的络视频站点都有过案底。但在2010年11月22日,广电总局发出了《广电总局关于印发<广播影视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意见>的通知》。

《意见》中明确规定,严厉打击互联侵权盗版,重点打击影视剧作品侵权盗版行为,并主要针对盗版美剧、日韩剧加大打击力度。此次相关部门动用司法力量逮捕相关人员,络业界已然刮起了一场严打风。央视、凤凰、上海文广、搜狐高清、激动等都曾经组织了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国内主要的、具有影响力的视频站基本上通过购买正版视频版权等方式,已经基本解决了盗版严重的问题。

但这仅仅是有影响力的主要视频站点,盗播之风被遏制之时,一部分小站点看到了商机,开始借助大站退出的空隙,疯狂盗播,赚取暴利。

时下络观影已经成为了主流,权威调研机构尼尔森曾通过播放器、广告素材加码、调查问卷的方式,对热播剧《我的青春谁做主》的收视和营销效果进行了全面的监测、调研和分析。观看该剧的64%用户表示主要通过络视频收看,该剧每天平均播放量达到111万次

,广告日均浏览量超过72万次。《我的团长我的团》在优酷播放总量接近五千万;《我的兄弟叫顺溜》在激动播出时,两周之内就达到近五千万播放量。由此不难看出,络视频站点可以拥有比电视台更为庞大的受众群体,这些流量都能够直接通过广告投放变现

盗播黑金链

尴尬的是,因为版权付费、运营经费、人员工资以及络广告的投放精确度不高等原因,主流视频站点还难以实现盈利的今天,小视频站点却先人一步的走入了盈利蓝海,其关键点就在于盗播。因为盗播让版权成本为零,借助一些流视频媒体厂商的开源技术,实现嵌入式络视频,而让运营成本降到了最低,随之而来的是滚滚的广告红利。

而维权几无可能

。如《建党伟业》的被盗播

,据其官方监控的数据,314家盗播该片的站,其中有48.6%的站服务器托管在中国大陆地区以外。对此,片方只能呼吁各电影视频站,就站上的视频内容进行内查。如发现自身站参与了电影作品《建党伟业》整片非法传播,请于22日12时之前删除一切相关内容。对于持续侵权,不停止非法传播行为的,工作组将依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处理。

但一切只能如此,真正诉诸于法律,却几乎于事无补,盗播新片的法律赔偿太低几乎是影视剧公司都颇为头痛的鸡肋。华谊兄弟公司的法律顾问孙建红就曾经对媒体表示:2004年,有一家站盗播《大腕》,被我们告了,判决赔偿34万元。2009年《集结号》也被某站盗播,判决赔偿额是35万元。5年时间过去了,赔偿只增加了1万元。实际上这还算高的,普遍的赔偿额没有超过10万元的,赔你几千甚至几百的都有。

更关键的是诉讼成本太高,而且耗时绵长,等诉讼结束,影片的新鲜感早已过去,其实视频站早已经不需要再盗播了。

同时,盗播从有影响力的大站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站转移,转移的不仅仅是庞大的点击率,还有诉讼的难度,服务器不在国内,就难以进行查封,而小站注册不在国内,就无从查证站的运营者是谁,好不容易通过法律手段打击了迫使其下线影片或者关门大吉,第二天一早,这个站换个域名、换个服务器、换个名称又重新开张了

一本万利之下,如何割断这个转移到小站、更难打击的黑色产业链,已经成为了整个影视业和络视频行业的顽疾,可破解之法,现在还没有找到,除了口中呼吁行业自律外。

文 张书乐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微信小程序代理加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