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娱乐

杨柳最后一课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6:23

他是我第一次步入社会工作来所见到的第一位最值的敬仰的老师,那年,我通过了镇民办教师考试,被分配到家乡的小学当教师,初涉尘世的我对很多人情世故都不懂,更不懂得避嫌,只知道站在讲台上把我所学所懂倾注教给学生,和同事间保持友好关系,做好上级分派的工作。   开学不久,学校有个聚餐,所谓聚餐其实是给外地来教学的老师加加菜,那时生活条件也并不富裕,当饭桌等都摆好,同事们都就坐,可以开饭的当儿,我看见一位高高瘦瘦的,面带暗黄,理了个平头的中年男子坐在角落里,不敢和大家坐在一起,手里捧着个小饭碗,在默默的吃着。   我们这桌就只有六个人坐着,我很有礼貌的向他打招呼,并叫他过来我们这桌坐下一起吃,起初他是羞涩似的拒绝的,但经不起我的热情邀请,最后还是坐在我身旁,好像有点欣喜,又像有点歉意的吃完那顿晚饭。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属我们学校分校的一名老师,因村离我们学校太远,人口不多,小孩子小,所以镇政府特定在那办了个小小分校,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在村里就读,要升四年级了才来我们学校继续读完小学的课程。这又让我想起我读小学四年级怎么会突然多了几名外地同学的原故了,而且成绩都还不错的。而且是复式班,也就是说,就他一个人包揽一切课程了。    这次聚餐后,我留下了一个很大的迷团,我们都是在为教育下一代而奉献自己的一切,都是同事,而为何会有这样的排斥现象。我想找答案,可又不知如何向那些用背对着他的同事询问根由。我想到了我二哥,我二哥也是在学校教过书的,因计划生育自己主动离开了岗位。从二哥那里我得知,他姓王,名字已经忘了,是那条村较有文化的高中生,所以他也理所当然成为了村里担任教师的唯一人选。他也不辱使命,一直兢兢业业数十寒暑,听说他得了一种会传染的肝病,因此大家都怕传染了,都疏远他。二哥还瞩呼我,以后也别靠近他,尽量别和他说话,免的家人担心我会被传染了,那就麻烦大了。   个性倔强的我哪会理会那么多,我就看不惯那些用异样眼光看待人的所谓人民教师的同事。学校每到一定时候都会聚餐,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我还是叫他坐在我身旁吃,而且我还大胆和他攀谈起来,当然我是装作不知他实情的,问起他许多教学上的技巧,因为他教出来的学生个个都是成绩突出的,屡获比赛奖项。   他声音平和,亲切,讲起话来不紧不慢,我看出他极力想提高他声量,可我却感到那一点点略带颤抖的声音,明显的气血不足倒置的吧,但他都保持着微笑。   很长一段时间的聚餐都不见他来了,我在想,他是不是病的很严重了,但那时候的我却没有想过要去他家拜访他的想法,又或者太小了吧。现在想来,似乎有点恨起自己来。    因为他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技巧得当,镇教育办要求广大教师向他学习交流,探讨教学经验,特别刚登上讲台的新教师,一定要把握这次学习机会,要求王老师上一节公开教学交流 课。在教育局的通知下,我们全镇二十多所学校的老师都集中一起去听王老师讲课。    那天早上,我们几个新教师按照校长的指示,来到王老师的那所学校,所谓的学校只不过是两间破旧的瓦房,虽然我们学校也是瓦房,但比起这算好的。 我们来前已经有很多老师也到了,我走进其中一间课室,前面摆着六张旧桌椅,坐着十二个精神奕奕的学生,在那议论着什么。后面就摆了很多张大约从村民那里借来的长凳,椅子等。我想就是在这里讲课吧。我不禁感叹:王老师呀王老师,你居然在环境这么恶劣的条件下教出如此出色的学生,真的叫我佩服的无话可说了。心里不期然的有种要向他学习的想法。   大家一阵招呼后,我看见王老师从远处缓缓而来,他第一眼看见我时就向我点点头,我也微微笑一下。我认真的打量起他来,他穿一件白色短衬衫,虽然是陈旧了些,但洗的很干净;一条灰色西裤。左手夹着几本书和讲义之类的笔记本,右手提着些农作物。我再看他的脸,可能久没见他来聚餐的原故吧,那原本就泛黄的脸此刻更加蜡黄了,而且是强装出来的笑容。他一一向到场的教师致礼。这时上课铃声响了,我们都走进教室找位置坐下,都希望在王老师的课堂里可以吸取更好的教学方法和经验。   我在一个不很明显的地方坐下,只见他轻步走上讲台,放下手里的课本和庄稼,口里说声“上课”,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起立,老师早上好!”其他同学也跟着喊“老师早上好!”我们全体教师也一起站起来表示礼貌。王老师又轻轻一声:“坐下,同学们早,老师们早,谢谢大家抬爱,今天有幸来到我的课堂互相交流,我不胜荣幸,希望听过后提出不足之处,一起探讨更好的方法,让孩子们学习的更好。”   开始讲课了,那是二年级的课程,内容大致是学习农作物的单词吧,只见王老师每教一组单词都把相应的农作物拿出来告诉学生,这就是我们餐桌上常吃的芋头,黄瓜,茄子……还教他们这些单词如何读,如何写,每一个单词都慢慢的解释它的意思,每一笔都认真的写。堂下的孩子都全神贯注的听着,跟着一笔一划的书写着,有的孩子还走上讲台摸摸老师带来的农作物,一面对比着,一面问王老师这就是什么什么呀,等等。   大约讲了30分钟的课,我看见王老师的额头冒出许多汗珠,别人或许以为他紧张了,而我知道他开始体力不支了吧,很为他捏一把汗。在给孩子自己练写的一小会,王老师也走出教室。没大一会,他又走进来。脸色有点煞白煞白的,可他尽量保持稳定,接着他又拿起一本三年级的语文书,在黑板上写出几个有力的粉笔字:“怎样写好作文,”我扫视一下他的十多个学生,有五个在埋头写字,有四个在聚精会神看着黑板,还有三个在看书。我自上学到教书,第一次遇见过复式班,读中学时听见过,可没见到过。正当他讲到如何注意观察,如何发现新事物,如何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并写好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连同手里握的备课笔记本一起倒在了我们面前……  我们都慌了神,那十几个学生更是扑上去拼命的喊,“王老师,王老师 ,你快起来,你快起来给我们讲课。”    后来在校长那里得知他患的是肝癌,已到了晚期,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他的讲台,离开他心爱的学生……   今天,我仍然忘不了他那低沉的声调、谦虚的笑容和蜡黄的面容,而他教过的学生现在都能自食其力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也算是他的一名学生吧,是他教会了我敬业,教会了我更加热爱教育事业,让孩子们学得更好、成长得更茁壮…… 共 24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生睾丸炎的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最好的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