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时尚

贵州黔西南州召回1668名懒官回应凑人头

发布时间:2019-09-13 13:19:48

贵州黔西南州召回1668名懒官 回应“凑人头”质疑

2014年10月以来,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全州推广干部召回管理制度,州委组织部梳理归纳了30种“惰政”情形,涉及干部办事冷硬推、吃拿卡要、履职不力等内容,供各地参考,由所在单位通过组织召开全体干部职工和服务对象参加民主测评会议,将得票排名末位的干部列为召回管理对象。

对于“召回干部”,将采取集中教育、跟踪考察、组织处理等三种方式管理“回炉加钢”。以黔西南州人社局为例,先对“召回干部”集中培训一周,费用自理,培训完大部分回原岗位工作。余下跟踪考察,分到一线岗位或重点项目工作1—6个月。考察合格回原岗位,不合格则面临转岗、免职、降职、降级、待岗、辞退、解聘等组织处理。

这样的结果,陈林广直说没想到。1月29日至2月2日,根据《安龙县干部召回管理集中教育管理暂行规定》,陈林广自掏350元,交给县委党校,参加“回炉干部”集中教育培训,培训实施军事化管理,总共“五天四夜”。

“说能接受那是假话,抛开个人的面子不说,作为镇政府主要领导,今后怎么面对领导和下属?另外,戴个‘召回干部’的帽子,也担心未来发展会受影响。”陈林广答。

“思前想后,自己工作确有懈怠,让群众有了怨言。对于这个结果,心里是服气的,因为这是经过班子和群众代表评议投票出来的结果。镇长被召回,这本身说明干部召回管理制度的客观公正,制度面前人人平等。”陈林广解释。

陈林广被召回的原因主要有两个:2013年底,镇里决定将鲁沟塘村黄泥堡组打造成养牛示范点,给予政策、资金等方面的倾斜,要求尽快落实,结果陈林广总以事多工作忙为借口,拖到2014年5月才将87万元扶贫资金发给27个养殖户,原本一个月内需办好的事拖了半年,群众意见很大;还有一次,陈林广以到县城办事的名义借故不到单位上班,群众办事找不到其人,怨言很大,导致干群关系紧张。

陈林广解释,去年10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戈塘镇所在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推行干部召回制度,情节严重者要遭辞退或解聘。另外,镇里设有红、黄榜,对主动作为的干部红榜表扬,对消极怠工的黄榜曝光。陈林广在群众投票的环节上了黄榜,也就自然而然成为“召回干部”。

2月2日,干部召回跟踪督查组认为陈林广思想解剖深刻、意识增强,给出处理结果:回原岗位工作。而同期的一些“召回干部”有的被给予警告处分,有的甚至被免职、辞退。

回到镇里,尽管背地里有议论,陈林广却主动作为,重塑形象。通过走村访寨梳理出民生实事14件,“5+2”“白加黑”努力工作,带动农户搞产业,发展杉树种植3万亩,玛瑙红樱桃2900亩,薏仁米1.5万亩,发放扶贫资金113万元,养殖母牛315头。

2月27日,因乡镇行政区划调整,陈林广被安排到矛盾比较多的笃山镇负责政府工作。一到笃山他就逐村走访,督促项目建设和资金拨付,收集农民反映比较集中的民生问题,做到“民有所呼,即有所应”。王院村卡怀组村民李先华这样评价,“这是位敢于担当、说到做到的好干部。”

出黄榜上红榜,陈林广深有感慨:“被召回的滋味的确不好受,但回过头来看,干部召回制度警示了我、提升了我、改变了我,而今,还时时在督促我努力工作。”

2014年10月至今年4月短短半年时间,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共7.5万多名干部,有1668名“懒官”被召回,原因是“为官不为”。召回干部中改非(由领导岗位调整为非领导岗位)或免职165人,待岗67人,辞退或解聘27人,余下培训完回原岗位工作。

黔西南州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建勋:《公务员法》对不称职干部处罚虽有规定,但假如一些不称职干部不贪不腐也不为,没有达到《公务员法》规定的警告、记过、开除等处罚情节,在干部中造成不良影响却无法问责。对此,我州探索实行干部召回管理制度,对未达到《公务员法》处罚规定的不胜任现职干部实行召回管理,被党政纪处分的不纳入召回,“召回干部”中发现违反党政纪的,依法依规处理。

兴仁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袁军:不是对所有“召回干部”搞军训,而是针对召回管理的不胜任现职干部中存在纪律观念淡化、服从意识不强、工作作风漂浮等问题的,在集中培训过程中开设军训,把军队严明严谨的纪律观念、坚决服从的意识、艰苦奋斗的精神渗透到干部思想深处,这样做坚持了问题导向,效果显着。

安龙县委书记邓修宇:各地各单位情况不同,召回标准也应有所区别。在实施干部召回管理中,州委只明确指导原则、执行标准和基本方法,留下空间让各地各单位结合实际抓具体、抓落实,“对症下药”。

执行过程中有几个方面须注意:一是党委(党组)在确定召回对象、教育培训、跟踪考察等各环节,都坚持综合分析干部职工的综合表现;二是各地各单位在制定召回标准时,广泛征求干部群众意见;三是确定召回对象后,找拟召回对象谈话,并按规定进行公示,拟召回对象有异议的,党委(党组)要进行调查核实并作出答复,若仍有异议的,还可向上一级召回管理部门申辩;四是确定召回对象及管理方式必须由党委(党组)集体讨论决定,杜绝少数人说了算。

册亨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鲁永明:干部召回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不定指标,不下任务,有召回管理对象的必须上报,严格管理,没有召回管理对象的实行“零报告”。干部召回针对的是不胜任现职干部,而不是所有干部,当然也不会出现无论好与坏,全部被召回的现象。

同时,为防止出现好人主义或瞒报不胜任现职干部,对“零报告”的单位,上级党委(党组)将其作为巡回督导的重点对象,加强分析研判和督促检查,发现问题的,同时将单位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进行召回管理。

黔西南州委书记张政:干部召回管理制度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重要成果,是落实从严治党、从严管理干部的制度创新,是治理“为官不为”、懒政怠政的有益探索。它是一种加强机制和保护机制,其目的是通过“回炉加钢”的方式对不胜任现职干部进行“维修”,切实帮助他们转化和提升,不影响其今后的发展。为避免“召回干部”被“一棍子打死”,州委建立对“召回干部”跟踪管理制度;对业绩突出、群众认可的干部,根据工作需要和个人特点,按照《干部任用条例》等规定调整到合适岗位,甚至提拔使用。

采访中明显感觉到,干部召回管理制度,让黔西南州的干部如坐针毡,心存敬畏。要想不被召回,干部就得像上了发条的时钟一样,履职尽责,不敢懈怠。

召回制度虽不能包治百病,但也堪称一剂良药。首先,它打破了干部“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的惯例,砸碎了“铁饭碗”。这是一次变革;其次,召回并不意味着完全“报废”,而是回来“淬火”,修完照样给机会奔跑在阳光大道上。

黔西南州梳理出30种召回情形,基本上涵盖了“为官不为”的各种表现形式。当然,这些标准还需更多的实践检验,即时做到更新完善、贴近实际,真正筛选出不胜任的干部,而不是误伤好干部。另外,操作性仍有待提高。其中,量化指标考核比较容易,虚一点的指标是不是就无法衡量?倒也未必,还需多加尝试,寻找更加合适的考核方式,确保公正公平。培训、考察、处罚都要真刀真枪,避免外界“休假式召回”的担忧。


免费签到小程序
建微商城的费用
微分销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