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体育

长恨来迟 第八十八章、罢黜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5:04

长恨来迟 第八十八章、罢黜

气息重重地喘着,方若跪在地上,两手垂在身旁,在居然面前,隐忍着心头冲天般的杀意,死死地看着席绾灯。

席绾灯两手死死地扣住居然的手臂,躲在了他的身后,在居然看不到的地方,女子漂亮的丹凤眼中,是翻腾的暗流。

“方若!”居然的怒意愈发高扬,见他久久未应声,声音高起,带着仙流,狠狠地撞在了方若的肩头。

一个闷声,方若的身子使不上丝毫的气力,重重地侧倒下去,眼眸,却是依旧死死地盯住了席绾灯。

居然身姿挺拔,白袍随着清风高扬而起,发髻上的水玉簪透着阵阵的仙气,向来温润的桃花眼里是冰寒的凌厉:

“如今都是敢对同门弟子下以毒手,你这个大弟子之位,怕是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倒下的身子猛地一僵,方若的视线终是缓缓看向了居然,狰狞的面庞上,竟是出奇的隐忍之息。

“师尊。”

“这个女人,来东殿,是为了窃取通灵玉的!”

事实上,方若在东殿几百年的时间,从未听过什么通灵玉,一开始,不过便是看席绾灯有几分姿色才作意骗她。

事到如今,自然再不用隐瞒。

眸色重重一顿,居然的脚步略略上前,脱开了席绾灯挽着自己的手,在方若的身前停住,视线居高而下,望看向了方若的面庞:

“通灵玉?”

“如今你不仅会伤及同门,更是会这胡编乱造了?!”

居然的怒意不减反增,眼底的寒意悉数泛上,漠然地看着方若的面容,声音里,厉稔同凉意并存。

“弟子所说句句属实!席绾灯她亲口告知弟子,她并非真心来东殿真心求学,她是来找东殿的通灵玉的!”

嗓音略显沙哑,方若满面不服的模样,纵然侧躺着,身子却是挺得笔直的模样,迎上居然的目光,未有丝毫的闪躲。

被居然的手臂脱开,席绾灯双手轻僵了一瞬,旋即很快恢复了正常,望着稍远些的地方,居然的那卿卿然宽厚的背影,瞳仁陡然缩紧,声音瞬时散开:

“师尊明鉴!弟子根本不知晓大师兄在说些什么!”

“弟子不过收拾东西打算离开东殿,大师兄拦住弟子谈及比试的事,对弟子万般嘲讽。”

“弟子气不过,便冲撞了几句,大师兄便一把扼住了我的脖子……”

“弟子……”

话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席绾灯的手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衣袖,重重地抽了抽鼻子,眼眶早就是泛了红,神色上,满满的皆是不安和害怕。

“席绾灯!!!”

方若怒目而睁,眼眶已然欲裂的模样,怒吼着喊出了席绾灯的名字。

动作和神色极为到位的缩紧了起来,席绾灯害怕地往后退去,哭声已是泛泛而出,

居然始终冰寒的眸子里,是森森的怒意,听着两人的话语,再无斟酌,一个抬手,仙流涌出,瞬时封住了方若的口鼻

,让他再无法说出话来。

眸子陡然睁大,方若抬起眼,望着居然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再不顾礼仪,一个奋力便要起身,却是一瞬间,感受到了师尊十足厚重的仙力,旋即又重重地跪了下去。

“即日起,你的大弟子之位,罢黜!”

再未有任何的犹豫,居然神色冰寒地望着跪着的方若,手中快速扬起一道仙气,流转着覆在了方若的身上,不过便是眨眼的功夫,那本是着在方若身上,绣着浅金色莲花纹的大弟子袍瞬时消散,幻化为了最普通的东殿弟子袍。

“卒光居,禁闭一百年!”

垂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袍消散成最简单的弟子袍模样,未待方若反应过来,居然的第二句话已然狠狠落下。

再抬起眼时,面前哪里还有师尊的身形,只剩下了席绾灯,那红着眼眶,却是有着阴暗神色的面庞。

口鼻处的仙气依旧未曾消散,身上的重压同样未退去,方若的眼中是满满的杀意,却还是只能跪在地上,望着席绾灯的神色由满满的柔软,逐渐变为阴暗。

“我说过的,有本事,你就在这长生塔前杀了我。”脚步缓缓踱到了方若的面前,席绾灯的动作极为快速,纤纤细手一把便扣住了方若的下巴,狠狠往上掰去,音调里一片阴寒。

“不过现在看,你是没那个机会了。”

终了,落下这最后一句话,席绾灯的手中腾起了一阵浓郁的妖气,恍若一条带着灵性的小蛇一般,蹿入了方若的耳中。

得逞的阴毒笑意挂上嘴角,席绾灯挑了挑眉头,略略弯下了腰,靠近了方若,吐气如兰,开口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方若,我说过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掰着方若下巴的手陡然一松,女子再无停留,转身,未有丝毫的留恋,径直往外离去。

独留下,方若一人,万般狼狈地跪在了长生塔前,再无往日风华。

长生塔内,高楚看着始终站在窗口未动的君怀闻,心头几番好奇,终是靠近了他,新奇地问了话:“文怀兄,你在看什么呢?”

君怀闻所站的窗口,正对着的,正是长生塔前他们来时的方向。

站在了君怀闻的身旁,高楚微微眯了眼,仔仔细细地看上了好久,却是什么都未看到,回过眼,皱着眉头再次看向了君怀闻。

君怀闻神色上一片漠然平静的模样,因为戴着面具的缘故,总是不得看出他的神绪来。

半晌后,君怀闻的眼才收了回眼,深深地闭了一瞬,余光瞥看向身旁的高楚,声音略略带了笑意:

“没什么,不过是一条被欺负的狗罢了。”

“狗?哪里有狗?我怎么没看见?”

高楚瞬时泛起了好奇,身子重新向着窗外探去,却依旧什么都未看见。

唇角难得地泛起了丝丝笑意,君怀闻的脚步转过往内走去,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并未再多说什么。

高楚一脸茫然的模样,再次往外看去,眼睛睁大又眯起,眯起又睁大,末了,终是放弃了去探看,回身跟着君怀闻一道走去,口中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地喃喃道:“东殿内,可以养狗的吗……”

23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得花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哪儿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具体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哪个区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手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