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铜峡信息网 > 体育

龙芯师徒本土CPU家族的理想主义色彩7z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4:13

龙芯人,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有点迂腐,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理想主义的气质。

龙芯处理器总设计师胡伟武就是这样,他的衣服上总少不了一枚毛泽东像章。胡老师崇拜毛主席,他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发展龙芯产业。 胡伟武带的博士生、龙芯产业化基地龙芯梦兰总经理张福新对CBN说。

张福新,这个出自中科大少年班的33岁中科院计算所博士,似乎也被导师胡伟武彻底同化。

民族情结与理想主义色彩

他的民族情结非常强烈,有一种理想主义色彩。张福新说,胡老师崇拜毛泽东,不是盲目,而是发自内心。因为在胡看来,带领工农靠几把枪打天下,取得民族解放,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胡身上也有这种抱负,还满怀民族复兴的心。在他看来,中国引领全球科技长达千年,只是在近两三百年才落后于西方。

胡老师希望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带领中国重回世界科技巅峰。张福新说。

我刚进所里的时候,他可以说是个翩翩美少年,有君子之风。但是,这几年压力非常大,研发、管理、教育,耗去了他的青春,现在苍老了一些,才41岁,白发都白很多了。张有点严肃地说,胡伟武现在是人大代表,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的简称)项目评委,也是中科院计算所所长助理。

胡伟武的理想主义色彩,可以从他几年前的一篇名为《我们的CPU》中看出。这个受到中科院院士李国杰鼓舞而走上龙芯研发之路的博士,以一种理想主义的文字叙述了龙芯1号的诞生过程。

他说,当初,李国杰在所里倡导中国CPU研究,他参与了筹备。但让他感到深深诱惑的是一次母校之旅。2000年10月,他回中国科技大学招生,顺便到本科实验室,结果看到他与同学10年前完成的处理器毕业设计。这让他睹物伤情,想起玩命的日子,他有一种重操旧业的冲动。

于是他给师兄、计算所系统结构室主任唐志敏打说

,一两年内,如果不把通用操作系统boot起来,提头来见。回所里后,他便开始了龙芯之旅。2001年8月19日,他实现了诺言,龙芯处理器成功启动了LINUX系统。

当login提示符出现在屏幕上时,计算所北楼309房间一片欢呼。他写道,而背景则是,一年多时间,没日没夜、玩命的时光。

但是,奉献与毛主席思想有直接关联吗

?显然是。

胡伟武的公开观点就是,要用毛主席思想武装龙芯课题组,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搞龙芯研发。

他说,学习毛泽东思想,要学三方面:一学精神,不怕困难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二学方法,抓主要矛盾,从实践中学习;三学坚定立场,龙芯根本出路在于为人民服务,让中国50%~60%的人享受到信息化的好处

胡伟武显然实践了毛泽东思想。2001年至2005年的所有国定大假,他的团队只休息了两个春节。他说,他的导师夏培肃院士和李国杰院士是他的榜样,他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跟国家、跟民族的命运结合在一起。

在胡伟武那里,破除处理器产业垄断,就是数字领域一场民族解放战争。他说,毛泽东带领的共产党与工农,之所以能打胜仗,就是普遍规律与特殊规律结合得好。国家对处理器自主创新的重视,是普遍性,龙芯的特殊性在于,CPU就是芯片领域的珠穆朗玛峰,是信息产业发动机。

毛泽东思想还被他用在了龙芯产业化路径上。他说,如果满足于做个小军阀,占个小地盘,龙芯很容易生存,但龙芯是在打江山,共产党人从成立到建国28年需要一个过程,龙芯也是,不能满足于小地盘。

他套用毛泽东《论持久战》写了《论龙芯的持久战》。其中表示,龙芯目标定位是实现中国信息产业的自主可控,需要长期造反,把天翻过来, 是重建世界,而不是在英特尔、微软控制格局下增砖添瓦。而这,则需要围绕龙芯处理器,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

有其师必有其徒

就像胡伟武受到李国杰院士鼓舞一样,33岁的张福新显然受到了胡的影响。他虽然不大谈毛泽东思想,但是谈起龙芯及其遭遇的质疑,更有一丝倔强。

张福新确实有着令人艳羡的学生生涯。他与胡伟武同样出于中国科技大学,不过他可是少年班的高材生,一毕业就被保送到中科院计算所,到胡伟武的门下硕博连读。

他说,刚一进所,就听说筹备中的CPU新课题,于是不久他便亲身参与了这一重大项目,并且一直是其中最为核心的研发骨干。

胡老师写的都是真实的故事,还有更多艰难没写出来。谈起胡伟武的那篇文章,张福新有些激动。

而获悉,胡伟武在文章中提到的很少在凌晨4点前睡觉、常常八九点钟醒来接着干、让他感动流泪的学生,就是张福新本人。

胡伟武显然很欣赏张福新。他说,有次大家聊天,说到生死问题,张福新说他不怕累死,最怕老死,因为中国技术落后很多,唯有不断追赶,才有可能成功。

2006年,张福新刚完成博士论文答辩,便被胡伟武任命为龙芯产业化基地的负责人,胡伟武觉得这个学生除了有技术专长,更有他一样的毅力。

龙芯梦兰主管王飞透露,张福新刚被派到江苏常熟沙家浜时,就像样板戏《沙家浜》里的台词,拢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那时,张福新刚新婚不久,妻子在北京工作。

张福新总带的硕士生,在外企工作,月薪2万多,如果他出去了会更高。王飞说。

这与胡伟武文章里叙述的一样。他说,尽管外企薪水很有诱惑,龙芯核心成员没有说要走的。张福新透露,胡伟武老师的学生基本上都在龙芯处理器研发团队里。

张福新不像胡伟武那样喜欢谈论毛泽东思想,不过他的行动跟他的老师一样。谈起wintel联盟,他总有一种挑战的口气;说到火热的上本以及中国IT产品的上山(山寨模式)、下乡,他一脸兴奋,他表示,一个开放时代就来了,处理器阵营、lINUX阵营越来越壮大,新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

作为龙薪产业化基地负责人,张福新至今已在常熟呆了三年多。那里原本有龙芯设立的两个产业化企业,即神州龙梦、神州梦兰。在他的主持下,前不久,两家公司改制、重组为一家公司龙芯梦兰。张透露,这更符合市场化需求。

微信小程序是什么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积分商城软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